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天幕红尘 天幕红尘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天幕红尘》是2013年5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豆豆。

962bd40735fae6cdab2a8fe70db30f2443a70f9d.jpg

  如果说《遥远的救世主》让读者领略到了天道的深邃和神奇,让我们不禁感慨:人原来可以这样活着。那么《天幕红尘》则是对《遥远的救世主》最好的解读。主人公叶子农如禅谒般的”见路不走,即见因果”,见相非相,即见如来“,也是对《遥远的救世主》中的主题思想“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更加具象的概括。本书没有《遥远的救世主》那么多精炼,一针见血的词句,多了细碎闲聊般的亲切口语,但也让读者更易领会那看似庞博艰深实则纯粹质朴的原始自然规律。

  内容简介编辑 语音

  畅销书作家豆豆,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拥趸她的读者,除了知道她是一个青年女性作家,大多数时间在海外,其它便无从获知,编辑也只是通过她的朋友作为中介来处理其书稿的,这无疑更增加了她的粉丝的好奇和热情。但是,她的不愿露面又似乎并非作秀,而是她真诚地希望过一种安静,淡泊,少受干扰的生活。她并不是为写畅销书而成为畅销书作家的,她的《背叛》与《遥远的救世主》都是作为纯文学而创作的,谁料不胫而走,一再加印,被改编为电视剧后,更是热销不减了。这也许连她本人也始料未及。

  问题在于豆豆作品的畅销和受到读者热捧,决不是偶然的,她的作品里有着读者所渴求的某些品质和想象力。《遥远的救世主》主要人物丁元英活动在广阔的世界舞台上,既有大量吸引人的国际话语元素渗入,又有宗教和哲学的沉思;与其说是在写经商,不如说在写做人,与其说在写精神的流浪,不如说在写灵魂的救赎,与其说在写既不摧残女人也不被女人所摧残,不如说在写一种现代的超凡脱俗的柏拉图式的爱,而这一切是被包裹在传奇色彩极强、充满趣味的、流畅而又生动的描写之中的。

  《天幕红尘》除了继续保存豆豆小说特有的世界背景,商战风云和人生思考之外,政治元素的介入,显得非常突出,从苏联解体,石油大亨罗家明一夜之间破产自杀写起,始终不离“政治”;而叶子农作为一个“西马”的信奉者,独处海外,企图挽狂澜于既倒,终于被海外右翼势力杀害。他的“见路不走”的如禅偈般的哲言,贯穿了全书,神秘莫测,成为人人在破解的一道难题。巨商,演艺明星,海外学子,纷纷登场,场景在莫斯科,纽约,巴黎,匈牙利,中国之间穿梭般展开,全书带给人一种新鲜,浪漫,刺激的阅读冲击力。 [1]

  作品鉴赏编辑 语音

  第一章 ……他觉得自己连句道歉的话都不能说,没资格。他知道母亲的心脏很可能承受不住破产丧子的打击,但他甚至觉得那样或许更好,母亲就解脱了,就不用再受煎熬了。他用力深吸了一口烟,让烟雾在胸腔里停留了一会儿,徐徐吐出,然后往窗外弹了一下烟灰,烟灰立刻从12层楼的高度悄然飞落,转眼间在夏日的风里分解为尘埃。他下意识地侧身瞥了一眼电视,马上又面向窗外了,他不想再看见戈尔巴乔夫这张脸了,这张脸再也唤不起他的期待了,他在心里冷冷地骂了一句:这个笨蛋!就在这支烟将要抽完的时候,他走过去关掉电视机,把烟蒂拧进办公桌上的烟灰缸,坐下来拿出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一个礼品盒,里面是一支二战时期的左轮手枪和一盒子弹。这支枪原本是一位苏联将军的儿子送给他的礼物,现在却要成为结束他生命的工具。他将一颗子弹塞进枪膛,转到击发的位置,放到右手边,然后拿来纸笔留遗言,只写了两句――我撑不住了。我不能请求原谅,这不是可以原谅的事!办公室的东墙上挂着一幅古色古香、装裱精美的中国书法横幅,上面是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见路不走。这张横幅跟着他从北京到纽约,又从纽约来到莫斯科。这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了,他最后看了一眼横幅,用生命最后一刻的意识在想:见路不走……可我现在能见到的只有一条死路,不走也得走了……他将遗言放到电话上以免被血染红了,拿起枪对准太阳穴,随着一声枪响身体前倾倒伏在办公桌上,鲜血顺着办公桌的边沿往下流淌……经典词句编辑 语音

  1、奥布莱恩说:“这个人的心思不在钱上。这个人只在需要用钱的时候才去挣钱,挣到够了他就停了。这是一个矛盾,如果他的心思在钱上,他也就不太可能有思想了,有的只是知识,是生存技能。”

  2、什么叫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摸对了过去,摸错了回来。你不伸到水里摸摸,你怎么知道能不能过去?解放思想,就是要扯下裹脚布,迈大步子。

  3、合作不是你死我活,是利益的趋同和妥协。

  4、娱乐圈是个名利场,有名才有利,没票房就得饿死。你从一踏入这个圈子一些东西就被注定了,你只能比名气、比身价,慢慢就成性了,由不得你自己。很多女明星要么豪门婚恋,要么独身,那不是偶然的,是她们的心气和周围评价要求她只能那样。

  5、活着就有麻烦,能躲就躲,躲不了就受着。

  6、人大多都是这样的,即使是同样的错误,在指责别人的时候通常是不包括自己的。

  7、一分钱能花出一分钱的有效,你已经不是人了,是神,这表示你没有错误。但是,只要你还是个人,怎么可能不出错呢?一分钱能花出八分的有效,就是我们常说的高人。六成的有效,就是可以接受和允许存在的。一分钱掰成八瓣花,那得是多大的贪心哪,您还可能如实观照事物吗?无效,您再省也是扔。

  8、每个选择里都有变数,每一个变数又会引发一连串的变数,都会带来不一样的后果。

  9、一种被认为正确的观念一旦印到脑子里,不是谁拿块砂纸就能打磨掉的。

  10、判断是一种能力,是认识事物的能力。就像咱们好多人,我能跑,但是我不知道该往哪儿跑。能跑是一种能力,知道该往哪儿跑更是一种能力,咱们好多人都是跑了半天跑错了,白跑。人家知道方向的不用跑,慢慢悠悠散步都会比咱们先到达。

  11、兔死狐悲,谁能保证自己没点闪失呢?时时刻刻都得保持对人有用,这对任何一个人都有难度吧?某一刻没用了怎么办?换做你不紧张吗?

  12、不为啥,就是个人的一种态度。你跟赵一曼说:别打鬼子了,要丢命的。你跟贪官说:别贪了,要杀头的。有用吗?没用。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价值观里,我也一样,我就这德行,只能这副德行活,由不得自己。

  13、人类死于交通意外和不良嗜好的数字要远远大于谋杀,人就不生活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可能有极端的人,极端的事。

  14、坐在观众席上说三道四总比实干来得简单。要知道大多数人的价值观都是在舆论引导下完成的,大众不可能个个都具备独立、精透的辨别能力。

  15、每个人都能从“俗话说”里找到依据,那“俗话说”也就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你需要哪个俗话说,从这个俗话说里获得心理支持。

  16、文凭不是决定一切的,他这10多年走过来,一个领导瞎了,所有的领导都瞎了吗?甭管好官坏官,都需要有人抬轿子,在需要政绩这一点上是没区别的,要是连坏官都不需要你抬轿子,那就真不是人家埋没你了。

  17、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有人靠鼓励,有人靠信心,有人靠真相,不是人人都需要弄通马克思主义的,也不可能嘛。宗教能给人心理支撑就是有用,人需要心理支撑,没心理支撑步都迈不开。人活着的过程就是寻找心理支撑的过程。

  18、创新并不是执着于新旧,而是要善于发现和创造更符合实际的方法。市场条件在变,必然要求决策和管理相适应,而不断催生的方法普遍具有“新”的特征,人们就习惯了用“创新”这个词来表达。这是一个方便的表达,其本质是“更适应条件”和“更符合要求”的意思。

  19、人类不是因为聪明而有别于其他生命的,是因为傻,人类傻到除了食物还要讲尊严、人格,还可以为这些不惜生命,这在其他生命看来是够傻的。

  20、人嘛,活着就有麻烦,就得有担当。谁都不想有麻烦,也不是所有的麻烦都能躲过的。躲你能躲的,受你该受的,这就是生活。

  21、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态度里,都按自己的标准衡量各种关系,什么关系承载什么内容,核定多少担当。有人要钱不要命,有人要心安不要命,有人连横穿个马路都可以不要命,形形色色,看人了,所以叫大千世界嘛。

  22、戴梦岩:“瞧你那穷酸样。”

  叶子农:“谢谢,能让您获得优越感,这让我觉得我的穷酸也有了价值。”

  原来,我们的快感、满足感、优越感是要从我比别人强里获取的,原来我们是这个活法。什么叫人各有志,突然你看见人不为财死,鸟不为食亡了,你傻眼了,不知道为什么活了。

  23、戴梦岩:“有人说,人还是糊涂一点好,太明白了会活得很累。”

  叶子农:“神人,他一定曾经明白过,一看活得很累,又回去糊涂了,不然他怎么知道。”

  24、虽然说失败了还可以总结经验再来,但人的心里还是恐惧失败。

  25、你、我、世上所有的人,只要人性没有发生质变,就都是人的那点事,只是随着条件的变化以什么形态呈现而已,已有的日后必有,已行的日后必行。知道点,大惊小怪就少点,心态就平和点。

  《天幕红尘》是豆豆的最后一部小说,其他两部是《背叛》和《遥远的救世主》,《遥远的救世主》改编成电视剧《天道》被人熟知,而〈天幕红尘〉讲述了叶子农为信仰而战,最终死在极端的民族主义的枪杀之下,但是他很坦然很从容,人性就是这样,非自己悟别人不能给;没有人真正知道真相,只不过为自己心中的“真相”服务而已;没有人承认自己“无知”。

  叶子农最大的原罪就是他太聪明,太强大,而且不想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走狗”更愿意要自己的“自由”,自由不仅是身体层面,还有精神层面的。

  叶子农作为一个“西马”的“铁粉”,他把西马精神融入到自己的血脉里,虽然走着父母走过的路,父母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了;但他一点不为父母的选择而怀疑信仰,而是借助儒释道,老庄易来完善自己对于世界的认知和方法论行为。

  言归正传,《天幕红尘》豆豆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首先《天幕红尘》是《遥远的救世主》姊妹篇,仅仅单一看任何一部作品,不足以缘起,《天道》是从哲学、文化,社会角度思考限制自己人性的壁垒是什么?《天幕红尘》则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人欲就是天道,红尘亦是,想要救赎自己的方法非天道可为,所有的主人公,从来不祈求上天给机会生,而是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

  没有钱怎么办,想办法搞钱,没有追求怎么办,想办法塑造自己内心,通过对信仰的支持来获得力量,从来不饱有任何侥幸心理,破格获取,希望上天赐予机会,机会是自己的,从来不是不是别人给予的。

  思想认知是禁锢一个人的牢笼,人被欲望,认知,习惯等所驱动,人被外相所迷: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所迷,迷失了自我。为什么芮小丹、戴梦妍、夏英杰境界高?因为她活出了,本真的自我,率性洒脱。

  做人难道不是敢爱敢恨“敢做敢当”,是世俗让我们不纯粹了,还是文化让我们不纯粹了,都不是,是我们自己带着假面时日已久,我们早已经分不清楚我们是人还是狼,是披着羊皮的狼,还是带着伪善面具的“中二青年”,生活不应该这样,我们不应该这样,我们需要找到我们自己,把面具丢弃荒野埋葬,勇敢做自己,勇敢面对生活,面对造物主赋予我们的那颗心,以及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总感觉我们的世界是颠倒的,少年我们允许谈恋爱,中年不允许我们谈恋爱,老年不允许我们过自己的想要的生活,敢问;什么事是我们可以做主的。

  事实上,道德感高有高的好处,但壁垒一样高耸入云,有些东西在天上,手够不到,所以还得回归生活,青春不需要重走,我们活出青春的意义和价值就好;可就是所谓的观念,把梦想扼杀在摇篮,把生活故意弄的一地鸡毛,这样不好,听从自己内心,不向世俗妥协,把自己的风骨和傲骨展现出来,不要一副“贱人”模样,让人欺负的头都抬不起来。

  释迦摩尼开悟后,给世人指出了成佛之道: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福德,皆因妄想执念而不能证得。阳明在龙场悟道后,也给后人留下修行的法门:圣人之道,吾性自足。

  智慧、超弱、不羁、洒脱都是我们人性的优点,不是不在,而是我们不知,不是难,而是我们习惯了两面三刀,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脸不红,心不跳而已。

  在叶子农时代是二战冷战结束后的时期,在丁元英时代是市场经济的时代,在宋一坤时代是改革开放时代。从经济发展来看,生产力发展,生产关系发生变化,计划经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本质没有变,稀缺产生价值,资本不产生价值,劳动产生价值。

  从哲学层面,宋一坤解决人和物之间的关系,丁元英解决物与物的关系,叶子农解决人和人的关系,事物和人之间的关系莫过于此,人和资本的位置从来不是天狗,在穷不跪下,再富不躺着,资本是人的工具,而不是人的神,人的神是自己,人的神根本就不神,心理安慰罢了,治标不治本,不治之症。

  君子不器,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君子之道;一文一武,一张一弛。理想国和乌托邦的存在仅仅是给自己一个寄托,但是我们深刻知道一个事实,除了我们自己强大,别无他法,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落,不如把赌注押在自己身上,输就输了,至少自己不后悔,不遗憾,否则即使输了,也是别人输,与我们无关。

  每一种文化,制度,都对应一种命运和取舍后的因果。特殊阶段的特殊产物,没有人真的可以独善其身,有的只是入世和出世的智慧。丁元英比其他两位主人公更聪明,但是他更孤独;因为他的灵魂归属感找不到了,叶子农和宋一坤死了,但死得其所,(还有一说,假死)。

  可以试想一下,丁元英要是把握不好度,那么他的命运不一定比任何人好,有本事分钱那是本事,但是这种能力本身就是原罪,不会有人让这种能力存在并且招摇过市的,人心是善妒的,人性就是欲望和贪婪编织的笼子,你我皆在,一念之间,佛魔双生。

  生活需要有随遇而安的态度,也需要有竭尽全力的勇气。总之豆豆给我们的智慧,就是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答案一直在我们心中,朝闻道夕死可矣,难道不是吗?

  你永远赚不到,

  超出你认知范围内的钱除非你靠运气。

  但是靠运气赚到的钱 往往又会靠实力亏掉,

  这是一种必然 。

  所以无知是没用的,世界最贵的就是免费,我们成长过程必须要有必要的知识储备和试错,自己无法成为强者,那么就和强者在一起,把自己变的优秀、卓越,甚至反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