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附庸风雅的意思 附庸风雅的例子

  附庸风雅,汉语成语,拼音是fù yōng fēng yǎ,意思是指缺乏文化修养的人为了装点门面而结交文人,参加有关文化活动。出自清·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第四十二回。

  成语用法编辑 语音

  动宾式;作谓语、定语、宾语;含贬义 。

  “附庸风雅”是一个贬义词,用来贬低用文化装点门面的人,比如常常称那些暴发户购买书画的行为为“附庸风雅”。可见文化这东西是人人都追求的,人人都要显得“有文化”。如果明明没有文化,偏要装得有文化,这就叫“附庸风雅”。

  今天的“附庸风雅”这个成语是动宾结构,“附庸”是动词,追随之意,“风雅”泛指文化。但是在古代,“附庸”和“风雅”是两回事,而且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u=1972571627,2651165206&fm=26&fmt=auto.webp.jpg

  示例

  却偏要~,在扬州盖造了不少的花园,因此种花之风,遍及扬州。(《晚清文学丛钞·情变》第八回)

  成语解释编辑 语音

  附庸:古代指附属在诸侯大国下面的小国,引申为从属的地位或依赖的关系 。

  “附庸”本指依附于诸侯国的小国。周代的礼制规定:“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合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天子之下有五等爵位,依次是公、侯、伯、子、男,分封的土地,公和侯是方圆百里,伯方圆七十里,子和男方圆五十里,不满五十里的更小的封地要依附于诸侯国,称作“附庸”,是一个名词。为什么叫“附庸”呢?“庸”的本义是用、需要,引申为受雇用,“附庸”就是依附别人,受其雇用的意思,取其象征意义,故曰“附庸”。

  “风雅”怎么能泛指文化呢?原来,“风”和“雅”是《诗经》的两个组成部分。《诗经》由三部分组成,即风、雅、颂。“风”是各诸侯国的民歌,称作十五国风,共一百六十篇;“雅”又分大雅、小雅,是周王室“邦畿”之内的音乐,被尊崇为正声,共一百零五篇;“颂”是专门用于宗庙祭祀的音乐,共四十篇。“风雅颂”或者“风雅”就用来代指《诗经》,“风雅”因此也用来泛指文化。

  “附庸”和“风雅”连用,不知道起于何时,不过据清代同治年间的学者平步青记载,明末清初的文坛领袖钱谦益就曾使用过这个成语。

  明代文学家和书画家陈继儒号称在小昆山隐居,却又周旋于高官显贵之间,为时人所诟病,钱谦益谈到陈继儒的这一行径时,讽刺说这叫“装点山林,附庸风雅”。

  乾隆年间的诗人蒋士铨把钱谦益的评价扩充为一首诗,讥刺陈继儒:“妆点山林大架子,附庸风雅小名家。终南捷径无心走,处士虚声尽力夸。獭祭诗书充著作,蝇营钟鼎润烟霞。翩然一只云间鹤,飞去飞来宰相衙。”

  成语故事编辑 语音

  明人吴俨,官至尚书,家巨富。其子酷好书画,购藏名笔颇多。一友家有宋宫所藏唐人《十八学士》一卷,每欲得之,而其家非千金不售。吴俨之弟富亦匹兄,蓶粟帛是积,然文人常鄙之。一日,其弟语画主曰:“《十八学士》果欲千金耶?”主曰:“然。”遂如数市之。后置酒宴兄与其素鄙己者,酒半,特谈画,并出示所购《十八学士》以玩。或曰:“君何以知其名画?”其弟顾左右而言他。时人传为笑话。

  注释

  耶:吗

  然:是的

  市:买

  素:一向

  是:助词。用在前置的宾语与动词之间,强调宾语。

  颇:十分

  鄙:轻视

  特:特意

  玩:欣赏

  译文

  明人吴俨,官做到部长,家里非常富有。他儿子酷好书画,购买收藏的名字名画很多。一个朋友家里有宋朝朝廷收藏的唐人(写的)《十八学士》一卷,每次想得到它,但他家非千金不卖。吴俨的弟弟也很富有,可与他兄长相匹敌,只积粮食丝绸,然而文人总是轻视他。一天,他弟告诉画主说:“《十八学士》果真要千金吗?”画主说:“是的。”于是按千金之数买下了它。后来安排酒席宴请他的兄长和其他那些一向轻视他的人,酒喝到一半,故意谈画,并拿出《十八学士》来欣赏。有人说:“你凭什么知道这是一幅名画呢?”他弟弟就环顾四周说其他的事了。当时人们传为笑话。

  成语出处编辑 语音

  风雅:原指《诗经》中《国风》和《大雅》《小雅》,后指风流,儒雅。

  清·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第四十二回:“喜欢便宜,暗中上当,附庸风雅,忙里偷闲。”

  清·黄小配《晚清文学丛钞·情变》第八回:“却偏要~,在扬州盖造了不少的花园,因此种花之风,遍及扬州。”

  清·吴趼人《情变》第八回:“那班盐商,明明是咸腌货色,却偏要~。”

  郭沫若《洪波曲》第十六章:“为了~,不得不矫揉造作一番,骗骗自己而已。”

  朝人吴俨,官到至尚书,他的弟弟很有钱,然而文人总是轻视他。于是他以千金购名画《十八学士》,以装作有学问。后来,他安排酒席宴请吴俨和其他那些一向轻视他的人,酒喝到一半,故意谈画,并拿出《十八学士》来欣赏。有人说:“你凭什么知道这是一幅名画呢?”他弟弟就环顾四周说其他的事了。当时人们传为笑话。这就是中国古代成语附庸风雅的来历。

  附庸风雅,可是看作是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它有三层意义:一,蒙混,假冒;二,遮蔽;三,借此说彼,暗指某人某事。人的姓名作为语言系统的一部分,同样存在影射的现象。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人们有意以此达到某种持别的目的,尤其是政治上的目的。

  历史上这种人还真不少。豪放飘逸的唐代大诗人李白,不仅流芳百世,当时即己名满天下。与李白同时代的某不入流者,自认为“吾善为歌诗,类李白,故自号李赤”。不明就里者,真还以为此君与李白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呢?

  这种“好风凭惜力,送我上青云”的把戏,有时还真管用。李赤的一些诗作,竟然色目混珠,被当做李白的作品流传下来,还差一点骗过了苏拭这样的大家。某日,苏拭读《李白十咏》,“疑其浅近”,后来从友人处得知,“闻之玉安国,此乃李赤诗”,才恍然大悟。南宋王应屈的《困学纪闻》,也裁录了类似的例子。李白,字太白;白居易,字乐天。于是,有张姓者,名碧,字太碧;有黄姓者,名后难,字乐地。

  比这更等而下之的低劣伎俩今天也不罕见。金庸先生的新武快小说雅俗共赏,烩炙人口,长盛不轰,于是模仿、剽窃者镑拥而至。最恶劣的是,某些污七八糟之作,署名为全庸、金壤、金镐,而且故意印得模模糊糊,以期瞒天过海,骗取读者腰包里的钞票,令人愤慨至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