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夫妻间最平凡感人的话(夫妻间最平凡感人的诗句)

男人回来了。

老婆正做饭。

老婆是知道男人就要回来的,男人女人刚买了手机,预先通过电话,所以就把饭给男人做上了。

男人这次是走了两个多月才回来的,工地上忙,走不开。

不过挣的也可以。比在家里种地放羊的收入多。

老婆给男人兑了盆热水,男人上上下下洗了,舒舒服服地支起胳膊半躺在炕上,两口子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

“雨大那天,我担心咱这房塌了。”

“人是房柱子,随随便便塌不了。反正不吃年代了。满漏了一黑夜,电闪雷鸣险忽儿没把人怕死。”

“你不能吼上两个人把顶子抹抹?”

“能吼谁了,尽走得七狼八狈的。”

“奇五福明那些不能?”

“福明叫老婆照住哪儿叫走了。奇五那些死不了和尚谁敢用,就顶如三辈子没见过女人,用上两次连人情也领不完。栓柱家倒搬回来了,出了几年门甚也没挣下,大人孩儿倒是都吃胖了。”

“不是哇?”

“不是甚了,穷得要甚没甚,房租也掏不起了,礼钱也答不起了,哪顶如不走了。”

“折二子今年是挣大钱啦,房也买在阿镇了。”

“人家有好弟兄拉帮么,折来生这会儿当的甚?”

“还是计生办主任。”

“那个人那计生办主任往老当呀。吕三三提成甚官啦?”

“副局长。还不是凭上老婆。人家妻家头上有门路么。”

“这会儿做甚不得门路。有门路的走遍天下,没门路的寸步难行。”

“哦,这狗的,估计也就讨吃要饭的不用寻门路。”

“五保户也不用寻门路,公家一概都管啦。除了不给找老婆儿,甚也不用瞅。你知道不,三加把他大承包出去了。”

“承包给谁了?”

“两个他哥么,外人人家谁包了。三加这回顶如把他们都卖的吃啦,他们还憨楞憨楞甚也不知道。”

“咋包的?”

“他大所有财产有多有少都归老大老二,头疼脑热打针住院花多花少也都归老大老二,三加净身另户腾得利利索索,吃喝穿住大小开支一块钱也不用管,这辈子利害无关。”

“那几年咋不往出承包?”

“你看你这个人说的,那几年他大还能给他们放羊么,今年过来老汉人跑不动了,连住感冒了两场,叫三加给往回买了几次药片片,买得可不高兴,什么难听话都说了,把老汉人往死气。”

“三加那些人是精死呀,尖嘴鼻子黄眼睛,丢子里头掏的吃髓的人,看见他大没用了,开始花钱费钱呀,他操上那些坏心了。他大那点儿财产瞭见哇能值多少钱,人老了生病没深浅。”

“叫谁说也是三加做得过分啦,人不能活得没一点人味哇。十分聪明使七分,留下三分给儿孙。三加他侯姨夫可精了,你不知道见过那个人没,住的离我妈家不远远,人给起的外号叫精鬼子,精得往死精了,跟前人谁也算计不过他,结果养了一个灰小子,这会儿三十来回了,灰得甚也不知道。”

“那个人我没见过,据听说是人性不好。三加那些小子顶如他大他妈白养了,还给他供书念字娶老婆成家,就不如当初那会儿养下叫他妈一尿盆子扣死……你才才说了一句什么……十分聪明什么……”

“十分聪明使七分,留下三分给儿孙。”

“我奇怪你也没念几年书么,哪儿来那么些串串话,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不是串串话,那是《名贤集》里头的老古话,我爷爷过去读过私塾。”

“哈咦,我这个老婆可是行了,还是读书人家子弟么。”

“那你以为呢……”老婆扑哧一声笑了,接着又给男人说长道短,“曹宽家初八搬上走呀,李锁成给看的日子。”

“李锁成么会看日子了?你说没的了哇,他要会看我也会看了,搬开黄历本本,今儿能做甚明儿能做甚,里头都写着了。”

“你会看也没人用你,人家李锁成那个月顶起神啦,还灵了,问的人可多了。我二姐夫花了二百块钱问了一次,看他这次选村干部能选上不。福明前几天正给梅梅家换新电表,说话功夫老婆追过来了,着急慌忙把一只胳膊叫电打啦,也是问了一趟神神。”

“哪个神神将顶起来也灵的,顶着顶着就不灵了。看看王二偏,多少年住城的老神倌,可好给越在树家摆料了一顿,一天一夜挣了人家几千块现票子,没隔几天就出下事啦。”

“出下甚事啦?”

“小子在城里头偷下人啦,又叫提溜进禁闭窟子里头啦。”

“又叫提溜进禁闭窟子里头啦?嗳,那家人那个小子心地实际善良的,没走在正路上,这回又事大了。”

“噢,跌在公家手里当然就事大了,不是人倒霉就是钱倒霉么。”

“咦,村里头人还一句也没听见。遮盖哇能遮盖几天了。”老婆又接住男人先前的话头往详细说,“这会儿那些神倌手脚都重了,奇五家小子将将儿十二岁开锁,神倌挣了六千块,杀了五十来斤一个羊,烟酒开支下来,一共上万啦。”

“神倌和平事这会儿是挣点儿好钱,咱要能顶上一堂神神的话,不用这么受笨苦了。”男人吧咂着嘴。

“摇头打卦那些钱你可不要爱,谁是谁的吃口。”老婆拧转头教导了男人一句,顺手端上饭来。

男人没作声,动了筷才要张嘴,忽然从被垛上跳下一只猫儿,咪噢咪噢地叫着要吃。

男人就有些奇怪:“哪来这么大一只猫儿?”

女人随口答应:“奇五家的。”

男人就有些疑惑:“奇五家的猫儿么,来咱家这么理长?”

老婆愣怔了一下,张了张嘴没说出话,仿佛她也不明白,奇五家猫儿么,来她家咋就这么理长……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