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名言

没有星星的夜里(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用泪光吸引你歌词)

公司出事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抱住爵少,痛哭流涕求帮助

第四十九章:不眠之夜

.

  除夕夜眼看就要到来之际,可是众人却苦笑皆啼,有喜有乐,有欢有悲,不是滋味……

  一身紫色长裙黑色尖头高跟鞋,手提黑色金属名牌包包,左手是意大利最新品牌的玫瑰手链,精致手工打造至此一家。

  女子漂亮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的精灵,美而灵动可爱,白的发亮的美肤,标准的瓜子脸加上挺拔有肉的高鼻子,粉红色的樱桃小嘴似笑非笑地对着镜头微笑,此时她犹如自信闪耀令人着迷的小仙女,气质若兰素如雅。

  这时间东方爵忽然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今天是她车鞠娴的服装品牌新品发布会,身份投资人的她自然而然的站台剪彩。

  东方爵笑的如此妖娆俊巧的突然出现,让人们不禁联想到有消息称车鞠娴的未婚夫正是东方家的独子东方爵,不过可惜的是东方爵一直行踪不明,也很少让人拍到他的行踪。

  东方爵拿起一束鲜艳亮丽的玫瑰花,然后好听的嗓音响起:

  “今天我要向大家介绍我的未婚妻车鞠娴,相信大家一定非常熟悉。”。

  说完以后一把将车鞠娴霸道蛮横地拥入怀里,车鞠娴蹙眉不悦,然而东方爵则视若无睹,毫不在意。

  很显然他们的关系即将成为明日焦点头条新闻,活动结束后,车鞠娴卸下一切伪装和包袱。

  她大声呵斥:

  “东方爵你究竟想干嘛?”。

  东方爵目光冷淡:

  “怎么?你不喜欢吗?”。

  “笑话!”车鞠娴冷冷扔下两字,欲转身离开不与他纠缠不清。

  不料东方爵一路跟着车鞠娴,无论她怎么冷嘲热讽,终于到了地下车库:

  “你可以离开了!”。

  东方爵没有吭声。

  一辆白色马萨拉蒂应入眼前,车鞠娴迅速打开车,进入车内,然而东方爵更加快捷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这下子车鞠娴蹙眉不悦: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东方爵身子越来越逼近车鞠娴笑得灿烂阳光,鬼畜无害的样子:

  “我东方爵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对我动手过,更别提女人了……不是你是应该表示点什么呢?”。

  车鞠娴眼眸坚定毫不畏惧地盯着他的眼睛:

  “正是因为如此,你才被管出这般霸道蛮横无理的性格,我没有错……”。

  “好,你没有错。”,东方爵笑意更深的凝视着她漂亮清澈见如同小溪潺潺般的美眸,毫无置疑对于美丽的女人,男人往往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东方爵靠近车娴鞠然后,用手用力地压住她的后脑勺,然后用力地吻着她性感而又柔软的粉色嘴唇,不顾她的挣扎,他的舌头巧妙地敲开她的齿贝,然后用他的舌头轻轻地滑过她的贝齿与甘甜可口的舌头交缠……

  车娴鞠被他突如起来的吻给吓坏,突然恼羞成怒的咬破东方爵的嘴唇,鲜血的腥味充斥着两人的口腔,让这个吻变得更加特殊,这是车娴鞠的初吻,她保留了这么久只是为了给喜欢的人,没想到给了这个人渣,她几乎快要哭出声来。

  东方爵面对她的青涩多少是有些惊讶和欢喜的,不知不觉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许会愈来愈近,近到难以置信。

  楚孟和沈书珩两人一切加入狂欢之夜,也就是夜店,性感的舞女郎风骚妖魅,穿着暴露的短裙在舞台上展现性感妩媚的舞姿,唤醒着男人内心深处沉睡着的荷尔蒙。

  这时候三位漂亮美妞走向楚孟和沈书珩的面前,红色贴身深V领的女人眼神露顾的看着沈书珩:

  “嘿,要一起跳个舞吗?”。

  沈书珩眼神更甚,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朵红色玫瑰花:

  “嘿,要一起过度春宵吗?”。

  女人笑言娇嗔道:

  “讨厌!”。

  沈书珩坏笑着搂过她的细腰:

  “亲爱的,你真美!”。

  女人笑的开怀。楚孟望着哥们儿抱得美人归,只是浅笑不语的喝了一口威士忌,这时候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向她的方向,女人没有任何的陪伴而是一口喝闷酒。

  楚孟嘴角上扬浅笑:

  “嘿,美女!”。

  女人抬头眼神有些模糊不清的看着他,然后用力抓起旁边的黑框眼镜:

  “有事吗?”。

  她的声音诺诺的,还蛮好听的。

  楚孟笑着回答:

  “需要我陪你吗?一个人喝闷酒可解决不了什么事情。”。

  女人微微点头。

  “有什么伤心事吗?”,楚孟问。

  女人回答:

  “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过就是前男友结婚了,还邀请了我参加。”。

  “你还爱他吗?”,楚孟问。

  女人脸颊两侧泛着红晕,有些醉意朦胧地笑了笑:

  “我和他一起交往快五年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就这样流逝了,只是有些惆怅罢了!没有什么好不舍得,毕竟他爱的终究不是我。”。

  楚孟只是沉默微笑。

  女人的皮肤很白,牛奶白,长得也很耐看,五官立体但也不算特别出众,凑在一切却属于那些越来越耐看的类型,漂亮的杏仁眼虽然被眼镜掩盖住,却是清纯可爱憨厚朴实大方。

  一个小角落内,一位女孩望着远处与辣妹热舞诱惑的场景感到十分惊讶,然后掏出包包内的手机。

  席家豪宅内,花园处溪水潺潺流过,小雨嘀嗒嘀嗒。

  漂亮的夜来香,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好闻极了。

  席海慎上楼之时,突然应到大婶一声巨响:

  “夫人!夫人!您怎么了?来人啊,快来人啊!出事了!”。

  席海慎赶紧跑上楼,郭明闵晕倒在地脸色发黄。

  席海慎拨通了尹博士的电话,然后急忙从入医院,席海慎的脸色苍白。

  紧紧地握住郭明闵的手,心里暗暗地说:

  “妈妈,你一定会好的!”。

  “妈!妈!”,席海慎声音低沉的喊道。

  在玛丽医院内,令人讨厌的消毒水刺鼻而来,郭明闵睁开虚弱的眼睛:

  “阿慎?”。

  席海道回应:

  “嗯,妈!我在这。”。

  席海慎坐在外面沙发上,医生抱着一本病历资料:

  “席先生,您母亲郭女士患的是心肌梗塞,我们建议您采用手术治疗,心脏搭桥手术可以有效地控制病情,使病情好转。还有,平时病人保持良好的状态和活动筋骨,减少生活压力。”。

  席海慎将头埋在膝盖上,他对自己有些生气,他对于母亲郭明闵平时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好好的放在心里。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他真的太失败了。

  席建晟终于一同管家一起来到医院,席建晟看着情绪低落坐在外面的儿子:

  “阿慎啊?你妈她还好吗?”。

  席海慎起身眼眶湿润:

  “你现在才来关心她,是不是有些迟了?为什么?过去不好好爱她,一直伤害她,现在你又毫不关心她?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好好对她?她可是一直对你不离不弃的妻子,你还明目张胆的将自己的私生子私生女带回家,有几个女人能够容忍成这样?她的委屈又像谁去诉说?不要让我恨你!”。

  面对席海慎指责怨恨的眼神,那一刻席建晟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年轻时候犯的错,受伤的一直都是她。

  “顾氏集团今日突然发生巨大的变动,据知情人士透露称,顾氏集团顾嘉航董事长,涉嫌偷税偷税事件。至于这件事的真伪性,当地政府和税务局工作会采取相应的调查和处理。以下是,记者小琪所获去的资料和报道。”,盛娇韵关上电视剧,此时此刻顾氏已经一片混乱和狼藉,这件事不管真伪都对顾氏公司来讲都是很大的冲击和损坏。

  顾氏公关部更是手忙脚乱地接着不同地方的电话和投诉,有一半多的投资人欲撤下投资项目。

  顾恺念这几天一直呆在办公室,几乎没有出过门。

  财务部的文件和资料都已经被税务局拿起调查,顾璇念也跟着焦头烂额,他们公司如今可能面临着破产的危机。

  接下来,顾嘉l航董事长被呼去调查,而顾璇念和母亲盛娇韵在家里寝食难安。

  他们的财务漏洞情况,由于新开的工作人员的疏忽导致,而承担其后果的自然是顾家本身。

  那一晚,盛娇韵、顾恺念以及顾璇念一夜未眠,他们清楚的明白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爬得越是高,跌下来越是惨不忍睹。

  “喂,容瑾?”,顾璇念。

  容瑾有些担忧的问:

  “璇念,你没事吧?”。

  顾璇念有气无力地说:

  “还好,死不了。”。

  “你想开点,总是有办法解决的。”,容瑾安慰道。

  顾璇念有些感动:

  “谢谢,现在也就只有你记得了。”。

  “哪有,我相信他也一定很担心你的!”,容瑾信誓旦旦地说。

  顾璇念回答:

  “我们已经分手了,他也有自己的生活,我们这样也好……”。

  容瑾想了想:

  “璇念,有什么事记得和我说,不要老闷在心里。”。

  顾璇念回答:

  “嗯。”。

  说完之后,顾璇念心里有些惆怅也就只剩下容瑾关心自己啦。

  平时那些利益伙伴,大概能有多远就躲多远了。

  这时候手机再次响起,是他?

  顾璇念清了嗓子:

  “喂。”。

  “是我!”,席慕安回答。

  顾璇念轻轻开口:

  “我知道。”。

  “我已经知道顾氏的事情了,有人故意抹黑举报你们顾氏集团,这件事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席慕安认真说道。

  顾璇念立刻提起精神:

  “你这么知道的?”。

  席慕安回答:

  “我已经仔细调查过了。”。

  顾璇念心中突然一暖:

  “你有办法吗?”。

  沈家,事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沈君和妻子已经缓缓入睡了,而万代露的房间内,房间换上了所有灯,她一个人单膝抱着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

  手机内上有着非常清晰地视频,视频内沈书珩在夜店和辣妹热舞,还有两人开房进酒店的视频,她的心里闪过一丝酸楚,接着她似乎更加清楚明了的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

  《夺爱之漫漫回首‣修正版》

  .

  ▹此章节已修正

  .

  【夺爱之漫漫回首▹第五十章节】

  .

  第五十章:顾家落难了

  .

  夜晚如约而至,今夜天空漆黑一片,没有星星的夜里,心里十分惆怅。顾璇念赤着小脚丫将脚丫放在水池内,顾璇念此时躺在干净的石头镶锒在地的地砖上。

  顾家有一处游泳池,但是顾璇念很少来,因为她事实上有些怕水,小时候父亲也是费了很多劲教会她游泳的。

  璇念躺在冰冷的地上,心里更是凉了半截,此刻公司欲将空缺的帐补上。

  过去关系尚好的亲朋好友躲得老远老远了,借的一小部分私人欠款,也跟着追上门来,讨要本金和利息。

  很难想象,这些平时亲切可佳,和蔼可亲的亲人,此时也躲避瘟疫般的躲着你。

  还有,那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以及称兄道弟的哥们姐妹们,就更别提了。

  顾璇念眼睛一直盯着月亮,这种场面她并不是猜不到,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只是眼睛好涩,鼻子好酸。

  泪水模糊了视线,直到哭了不知有多久,顾璇念用力擦干眼泪。

  然后深呼吸,加油!顾璇念!

  盛娇韵一直不断的尝试拨通电话,盛诗韵的手机号码终于拨通了:

  “姐,我现在在美国有事,你有怎么了?”。

  盛娇韵回答:

  “你目前有多少资金,我急用。”。

  “发生什么事了?”盛诗韵不依不饶的追问下去。

  盛娇韵蜻蜓点水般的回答:

  “你好好看看国内的消息就知道了,话不多说,到底有没有?”。

  盛诗韵打开手机一看:

  “怎么会这样,财务那边怎么会处理的这不完善?这就事搞不好,是对外口碑方面也会有影响的……”。

  盛娇韵终于着急的不耐烦:

  “如果不借,就别耽误我的时间。”。

  盛诗韵回答:

  “姐姐,我这边资金也不够周转……”。

   盛娇韵:

  “好!我知道了,那就先这样了。”。

  顾恺念翻阅着财务室的近期资料和数据表,似乎有人恶意抹黑顾家,而且潜伏已久。

  顾氏的财务资料一时间全部泄露,还有财务部门,对于子公司所缴纳的税务,有人接机作假,作假数据,这与公司管理不善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自从顾嘉航被带走谈话,调查以后,顾恺念和顾璇念的心一直悬在心头。

  顾璇念站在顾恺念办公室门口,左右徘徊不定,却没有走进去。

  顾璇念冷吸一口气,然后走到楼下,拨通了席慕安的手机号码。

  席慕安的声音有些沙哑干涩:

  “喂,璇念?”。

  “嗯,是我。慕安,有没有想到什么办法?”,顾璇念咬住下唇说道。

  席慕安按着自己的肚子忍着疼痛回答:“

  会有的,别担心。”。

  “你怎么?你现在在哪?”,顾璇念突然感觉到席慕安可能生病了。

  慕安清咳一声:

  “没有,我很好,我现在在开例会,等下我再联系你。”。

  “好,你注意身体。”,顾璇念低下头。

  这时候顾璇念拨通了万代露的手机:

  “露露,你在哪?”。

  万代露回答:

  “我现在在机场,我要出国一阵子,有事吗?阿念?”。

  “没有,祝你一路顺风!”,顾璇念苦笑着回答。

  “嗯,拜!”,万代露挂完了电话。

  HK飞机场候机室内,万代露微闭上双眼挂完了顾璇念的电话:

  “再见,我的家,我的朋友。”。

  万代露这次离开,也是想好好洗礼自己仿徨不安的内心。

  沈家,沈书珩和万代露的新婚闺房,如今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衣橱内少了几件衣服,少了一些生活用品,少了她的气息和欢笑声。

  在沈君的书房内,放了一封简短的信封,里面是万代露写得告别:

  大伯,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不是一个好儿媳妇。我和沈书珩也比并没有如您和父亲期待中的那般,擦出爱的火花。这段时间谢谢您的照顾,当然还有伯母。再见。万代露致。

  ————————————

  UCE酒店总统套房内,阳光明媚,桌子上的玫瑰花折射出闪亮夺目的角度。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12:57分,铃声打断了床上两人的睡眠。

  沈书珩睁开那双迷人桃花眼,沈书珩鼻子上那刻浅痣,让他的美颜更具有独特性。

  浅棕色的眼瞳,在太阳的温柔注视下,更显得明了。

  旁边那个身材火辣肤色便黑却健康精瘦的女人,也跟着起身,她是一位混血美女,漂亮的眼睛深情的注视着沈书珩。

  沈书珩将手机关机处理,然后一脚踢开,和那位美女热吻起来,犹如藤蔓交缠不休。

  美女将沈书珩按在床上,眼神迷离。

  沈书珩坏笑:

  “琼,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美女看着他笑得明媚:

  “你并不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不过确实最温柔的男人。”。

   ——————————————

  病房内,郭明闵手下的女佣帮忙收拾行李送到医院内。

  这几天,郭明闵的心脏桥架手术已经预约好了,席海慎一直守护在母亲的身边,陪她说话,陪她看母亲喜欢的京戏,日子一天一天缓慢而又平静的过去。

  席建晟偶尔短暂性的来过医院,郭明闵的妹妹还有一切朋友轮流陪在她身边。午后的阴天雾气蒙蒙,席海慎放在椅子上充电的手机响起。

  郭明闵望着四周,席海慎可能有点事出去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

  “笨蛋”?谁?

  郭明闵接过电话:

  “喂。”。

  顾璇念身子一愣:

  “您是?”。

  郭明闵回答:

  “我是他的母亲,你是?声音好像很耳熟,你是……?”。

  顾璇念恭谨的回答:

  “是我,顾璇念。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可能打错了!”。

  郭明闵质问起来:

  “等下,顾璇念?你不是慕安的女朋友吗?怎么会和阿慎有联系?”。

  “我……”,顾璇念此时脸红耳热恨极了自己为何会来找席海慎,看来自己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呵呵!?

  郭明闵平静地开口费:

  “璇念呀,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什么是该做,什么关系不该有,你应该是清楚的对吗?”。

  顾璇念平静下来:

  “我明白,再见,伯母!”。

  顾璇念的手紧紧地握住手机,手机有些微热。

  席海慎拿着一盘车厘子,走进病房:

  “妈妈,樱桃洗好了,你尝尝看,怎么了?”。

  郭明闵放下手机迅速删除通话记录,然而淡淡地笑了笑:

  “没事儿,我看下时间。”。

  护士按住席慕安的手然而拔出针头,护士温婉一笑:

  “先生,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注意身体啊!”。

  席慕安点头:

  “谢谢,那我今天出院了。”。

  护士回答:

  “对,是的,今天医生说了。”。

  申助理和荨香秘书,刚好踏进医院,申助理送席慕安:

  “席总,您送您回家?”。

  席慕安微微眯着眼睛:

  “去顾氏有限公司。”。

  申助理点头:“好!”。

  席慕安问道: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荨香回答:

  “顾氏目前陷入的政务风波,深陷偷税三亿五千万,财务部漏洞百出,而背后肯定是有人捣鬼。”。

  “目前第一件是就是补足金额,第二件是分散群众舆论走向,第三澄清事实”,席慕安淡漠地回答。

  荨香真的很佩服自己的老板,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一直在背后默默守护,只可惜那个女人一点都不知道珍惜,终有一天她一定会后悔的。

  在傍晚时分,大厦大屏幕之上,显示着A市市长,厉楠木的父亲厉京振的访谈节目。

  顾璇念看着大屏幕突然有些出神,如果他能够帮助自己该多好啊?

  此时停在斑马路上的一辆宝蓝色兰博基尼跑车,时尚拉风。

  东方爵嘴角微微上扬目光盯着前面发怵,站在原地不动一脸落寞的顾璇念。

  一辆汽车直径而来,东方爵一把拉过顾璇念,将她拥入怀抱:

  “怎么?你不要命了?”。

  顾璇念抬头看着东方爵的面孔,印在他的眼眸里:

  “东方爵?”。

  不知道,顾璇念何来的勇气和突如其来悲伤,顾璇念用力的抱住东方爵,放大音量,大声痛苦,眼泪鼻涕直流,哭的难看极了。

  一向傲气凛然的东方爵,也被她这般模样,给吓得手足无措,样子倒也可爱极了。

  东方爵一向爱干净,可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在他的怀里,毫无掩饰,毫不顾忌的埋在他怀里。

  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越来越多,众人们皆投来奇异的目光。

  终于东方爵,开口:

  “顾璇念?你是水做的啊?不停的哭啊,哭的!”。

  顾璇念依旧呜呜呜,东方爵眉头拧紧:

  “到底发生什么了?”。

  顾璇念哽咽着抬头:

  “你如果帮我,我就不哭!”。

  “合着你这个笨丫头,是为了让我帮你,才唱的这么一出好戏?,”东方爵嗤笑道。

  “不是,才不是呢,我只是刚好遇到你,又刚好,好委屈好无奈,又好想哭。”,顾璇念眼神真诚清澈而又明朗的看着东方爵。

  东方绝问:

  “你怎么了?”。

  顾璇念哭腔道:

  “我爸被抓了,我们公司快完了,我该怎么办才可以救他们?”。

  东方爵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我可以帮你,但是你愿意用什么东西,来交换吗?你要知道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哦,小女孩。”。

  东方爵的指腹轻轻地勾勒着她的鼻子,还有小巧瓔红的嘴唇,轻轻痒痒的感觉让顾璇念有些不适。

  .

公司出事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抱住爵少,痛哭流涕求帮助

公司出事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抱住爵少,痛哭流涕求帮助

公司出事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抱住爵少,痛哭流涕求帮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